羅台秦:「犧牲法治 何來民主?」

(2014/10/11 文滙報)

「佔中」亂港 「三丑」刑責難逃

當時,「佔中三丑」仍辯稱,他們提出的是「和平佔中」,並訂出「八大守則」,強調參與者會和平行動。結果,「佔中」一旦發生便很難「和平」。事實已證明了這一點,「戰線」更蔓延到銅鑼灣、旺角和尖沙咀,令港九路面交通幾近癱瘓,嚴重影響人們的正常生活,令到街頭對立現象不斷加劇。最令人痛心的是,一大批學生成為了他們的棋子。

看看「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去年一月在報章上發表一篇題為《公民抗命的最大殺傷力武器》的文章,開宗明義就是要「由示威者違法地長期佔領中環要道,以癱瘓香港的政經中心,迫使北京改變立場」;而且,他們希望能募集一萬或以上的人數參與「佔中」,以迫使「警方除非出動催淚彈和防暴隊,否則不能驅散示威者」。

「佔中」違法,已毋庸爭辯,發起人也直認不諱。迫使警方出動催淚煙和防暴隊,都在他們的計算之內,反映出他們口說要「和平佔中」,實質卻是希望場面「越亂越好」。但當衝突發生後,戴耀廷竟又向傳媒表示,現時的情況已沒人可以控制,並將責任推到特區政府和警方身上。這種言行極不負責任,因「佔中」失控是大家所擔心和事前預料到的,但「三丑」一方面堅稱可以「和平進行」,另一方面又不斷煽動集會者「仇警」、「仇特區政府」和「仇中央」的情緒,到真出現混亂場面,他們卻說與己無關,這是什麼道理?

違法行為 難以服眾

要知道,法治正是香港最要維護的核心價值,也是香港賴以成功的基石。儘管「佔中三丑」用了不少「公民抗命」、「爭取真普選」和強調「非暴力」等名詞,意圖為「佔中」冠上理性、民主和維護公義的光環,不過以違法行為作為手段,無論怎說也難以服眾。

香港最可貴之處,就是自由,包括言論自由、信仰自由、生活自由,以及表達自己意見的自由。但有一個基本原則,每個人在享受或行使「個人自由」權利的時候,都必須尊重和不影響他人同樣應享有的「權利」。要做到這一點,大家便要守法,讓法律來保障人人的「自由權利」。因此,追求民主發展,只靠一條「民主路軌」並不保險,因速度稍快或遇到彎位時,很容易失控出事,故需要另一條路軌來配合,那條路軌就叫做「法治」。

獨腳難行的例子很多。泰國是民主選舉總理,可是落選的一方不斷示威,弄至政局持續不穩,泰國旅遊業為此付出沉重的代價;伊拉克更不用說,美國推翻薩達姆政府,引入美式民主選舉,扶植一個馬利基政府,可是這個政府成立的頭一天開始,伊拉克的動亂就沒有停止過,戰火不斷,生靈塗炭。

香港福氣 應該珍惜

這些活生生的例子,都是近期的事,大家耳熟能詳。這也說明,民主選舉不是「萬應靈丹」,須有法治同時配合,讓大家有法可依,才能令社會穩定,經濟發展,民生改善。否則,社會只會陷入「無政府主義」的混亂之中,人們若連想吃一餐安樂飯都成問題,那個時候,「民主」又有什麼意義?

其實,能夠在香港生活,可說是一份福氣。可不是嗎?香港的治安、法制、醫療衛生和教育,在全球來說,都屬高水平;還有美食、物質供應、種族和諧和個人自由等,著稱於世;當很多國家和地區要減福利及壓縮開支,還要為高失業率頭痛的時候,香港還有餘錢加大扶貧力度,並能增加醫療、教育等資源投入,且基本上是全民就業,面對的是勞動力不足的問題。能夠令到城中百姓生活得如此自由自在,有尊嚴和有安全感,環顧世界,沒多少地方可以辦得到。

可是,如果「佔中」再持續下去,便可能會令到香港以上的優勢蕩然無存,變成一個動盪不安、永無寧日的政治城市,這是港人樂意見到的嗎?這是港人希望得到的「民主」嗎?若然不是,為什麼要把社會的原本秩序破壞呢?

政改探討必須依法

仍然堅持街的學生們,你們要知道,如果要用犧牲法治來換取民主,這並非真正的民主。爭取2017年能夠落實普選,是全港市民的願望,至於如何落實,採用什麼模式,特區政府才完成了第一階段的公眾諮詢,還會進行第二階段諮詢,人人都可以表達意見,提出建議,為什麼非要以身試法,用違法的手段來威逼政府不可?這是「專橫」抑或「民主」,你們不妨自己給出答案。

==============================================================================================================

相關鏈接:http://paper.wenweipo.com/2014/10/11/PL141011000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