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台秦:寄語學生「追求理想不一定要佔街」

(2014/10/09《香港商報》A2 香江評論版)
 
追求理想不一定要佔街

「占中」發生近兩星期,令全港市民的內心都深受折騰。本人一向關心教育工作,對參與學生的安危故然憂心忡忡,同時亦對今次事件令社會動蕩而感到不安。

一腔熱血,一往無前,滿懷冲勁,這是年輕人的特性,亦是年輕人可愛之處。今次有那麼多年輕學生走上街頭,風餐露宿,表達他們對追求民主的堅持,這種精神,我很欣賞。但是,他們今次的行動,對社會是利是害,值得探討和反思。

關心社會須深入研究

台灣文化部長龍應台一年多前應邀在香港大學演講,之后有學生問她:「學生是否應該參與政治活動?」龍應台當時是這樣回應:在極權統治下,很多事情對錯易分;但民主自由政治則复雜得多,必須深入了解和研究,加上切身體會,才能作出判斷。

對此,本人十分認同。近幾年,香港年輕人對參與政治活動,變得比以往積極,在最近多次示威游行,包括今次的「占中」,冲到最前線的大都是年輕學生。學生關心社會,參與政治,爭取民主,本是應該,亦值得鼓勵,但問題是他們參與政治活動之前,有沒有真正了解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及有沒有真正認識事情的本質,抑或只是對事情一知半解,對社會一些表面現象「看不順眼」便冲鋒陷陣,以為這就是「為民請命」或「為正義而戰」,甚至只是在別人或朋輩之間的慫恿下參與其中。

政治本身的確錯綜复雜,很多事情并非表面看到的那麼簡單,要判斷當中的是非曲直,必須對社會的發展歷程有所了解,尋根究柢,理性分析,獨立思考,切忌人云亦云,不求甚解,否則很容易被人誤導和利用。

違法之餘剝奪他人自由

「讀史使人明智」,懂得歷史可以鑑古今,知興替,長智慧。可惜的是,香港的教育,對中國歷史和香港歷史均不夠重視,學校亦很少向學生灌輸這方面的知識,中學文憑試中選修中史科的學生也寥寥可數,以致大部分的學子對中國歷史和香港歷史認識甚淺,一些「90后」的年輕人可能對香港回歸前后的歷程也十分模糊,甚至連基本法也未認真翻閱過,更遑論對基本法內容的理解。

追求民主,相信沒有人會反對,且應是社會發展走向越來越文明的必然過程。所以,學生們致力追求民主,是沒錯的,但我想再追問一下:「你們心目中的民主社會,應是什麼境界?」這個問題有答案嗎?一位傳教士曾對我說,他心目中的民主社會,主要包括三個「自由」,一是「言論自由」,二是「信仰自由」,三是「生活自由」,而這三個「自由」均須符合一個原則,就是「人人平等,互相尊重」。學生們,你們「占中」「占街」,不僅違法,且也剝奪了別人的自由,不符合「人人平等,互相尊重」原則,與民主精神背道而馳。

欲速不達 適得其反

目前,政府官員說什麼話,你們可能都聽不入耳,甚至連建制派人士的說話,你們也可能覺得一定偏幫政府,但一位曾陪同前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與中國政府為香港問題展開談判的英國人的說話,值得學生們用心聽聽。這位曾任戴卓爾夫人私人秘書的查理斯鮑威爾,是現任英國議會上院議員,他日前接受英國廣播公司訪問對香港「占中」的意見時表示:「香港已經擁有廣泛的自治權,自治程度遠超當年我們(英方)和中方就香港問題開展談判時的預期。香港享有比中國任何其他城市都更優越的條件,包括享有更好的政治環境。香港人享有自由的生活方式、自由的市場、自由的經濟和繁榮局面。」

他還說:「如果我是一個香港年輕人,我會專心致志地利用好現有的廣泛自由和自治權,最大限度地利用香港的就業機會、旅行自由、海外就業自由、教育機會等等,充分享用這一切。」對於「占中」,他的結論是:不切實際。

希望學生們明白,民主發展是一個沒有盡頭的過程,只會隨着人類文明進步而不斷完善,世界上沒有最民主,只有更民主。其實,「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和「生活自由」,香港基本上已經擁有,可說已有「民主」的基礎,我們應該珍惜這個基礎,然后按香港的實際情况逐步前進,我們始終有機會落實特首普選和立法會全面普選。但如果我們操之過急,以為用激烈的手段便可以令香港的民主「一步登天」,這反而會破壞了原有基礎,不僅「欲速則不達」,后果更可能適得其反。

學生們,爭取民主,追求理想,是一場「馬拉松」,占街臥街只會原地不動,必須要知所進退,方見成效。

 

香港浸會大學基金榮譽主席 羅台秦博士

==============================================================================================================

相關鏈接: http://www.hkcd.com.hk/content/2014-10/09/content_3386510.htm
  http://www.hkcd.com.hk/pdf/201410/1009/HA02A09CLEB.pdf